岚琼w

《close to you》第四章•音乐节

  化妆间里

        殷韵娅已经画好了妆坐在沙发上看谱子“你终于来了”

         “嗯,慕楚凛呢?”魏鹤轩边回答贝斯手的话边走到位置上坐下

        殷:“下半场有个乐队键盘手出事了,让她过去帮个忙”

        “嗯”魏鹤轩这边的化妆工作已经开始了。说是化妆也就是遮盖了一下脸上的瑕疵,整理了个发型。

       “所有乐队注意一下嗷,上半场马上要开始了!把你们该找到人找见,检查检查东西”主办说完开始清点到场的乐队。慕楚凛也刚好回来了。

        殷:“怎么样?”

        慕:“还好,帮他们把键盘录了一下”

        江:“他们乐队咋了”

        慕:“键盘手昨天手摔断了”

        江:“为啥呀”

        慕:“没说”

        江:“哦………”

       过了不久, “来来来,你们是下一个乐队准备准备一会儿上台”主办跑过来“检查一下设备”

       魏:“不是…,我们好像还在后面”

       “上个乐队设备出问题了,快快快你们去顶一下”主办一边说一边把魏鹤轩推出后台顺便还补了一句加油“okok灯光,舞台,设备准备一下”

        随着吉他前奏的响起灯光开始闪烁,台下观众开始欢呼。

        台下的白城咲用手肘碰了碰朋友的胳膊“Look, that guitarist is my brother(看,那个吉他手是我哥”

       “You say what?(你说什么?”Svick朝白城咲大吼

       “That guitarist,my brother(那吉他手,我哥”白城咲把手握成喇叭状大吼

      Svick: “What??????”

      “I say fxxk you”白城咲说转过头准备专心看表演。

        Svick:😥😥😥

  白城咲感觉好像有人在看他。白城咲猛地回头就看到穿搭十分复古的男人盯着自己,胳膊上还有各种愈合的伤疤,有几处甚至还打着绷带。那个男人发现白城咲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就感觉把头扭了回来。

   我好像见过他。是白城咲看见那个人的第一反应,以及……他黑眼圈好重啊?不睡觉吗?胳膊上的疤看起来好疼啊?在这里能看到这么复古的穿搭真意外。他好白啊,不晒太阳吗?不行还是好眼熟,谁啊…………

        等转过头的时候歌曲已经进入高////潮部分。魏鹤轩把脚踩在音响上头向后仰去,白皙的脖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显的格外的好看。视线向下,看到男人的手。手因为长期弹吉他手上、小臂的血管分明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十分迷人。白城咲不知不觉看入迷了。仿佛这个时候这里只有他们两个,这是一场独特的演出,只为一个人。

       魏鹤轩向台下望去,白城咲自然的黄发在人群中十分显眼。魏鹤轩看着白城咲,仿佛他们眼中只有对方。趁着音乐的间隙魏鹤轩向白城咲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台下乐迷疯狂的回应着魏鹤轩的动作。白城咲用手在额头上轻轻碰了一下表示回应。魏鹤轩看到后笑了一下换了个站位,但也没有离刚刚多远。

        表演结束后魏鹤轩从口袋掏出一把拨片给了殷韵娅一半就走开去“喂鱼 ”了。走到白城咲面前的位置的时候“Hey”魏鹤轩扔过去一个拨片,上面还印着乐队的logo。 

        上半场结束后白城咲靠着魏鹤轩给他的工作证混入后台。在门口还遇到了那个很奇怪的男人,他站在门口,白城咲晃了晃手里的工作证“一起的”。那个男人还诧异的看了白城咲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顾圣垩”

  白城咲根据这个名字和长相依稀能记得魏鹤轩有一段时间总提这个名字。两人一路打听才找到eve乐队的房间。白城咲先是礼貌性的敲了敲门“请进”白城咲推开门魏鹤轩他们正在聊天“哥”。

   “你怎么来这么早”魏鹤轩一边收拾一边说。

  “圣垩你来了,我们还以为你不来了。我看你在那之后就没怎么出过家门,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楚嘉致给了顾圣垩一个拥抱。

  白城咲一脸茫然他戳了戳魏鹤轩“哥,这什么情况”白城咲十分小心且轻声道说。

  魏:“回去给你讲”

  白:“哦”

      楚嘉致热情的拥抱让顾圣垩有些上不来气“最近还好…没什么事,今天看到了手机上的日程和门票,好久没出门了,所以我就就来了…还有,楚哥…你 抱的太紧了”

  楚嘉致放开顾圣垩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总之能看到你就很好了”。

  魏鹤轩好像想起了这么,用右手把白城咲勾了过来“对了这个就是我弟,之前和你们说过的那个”人们好像才注意到白城咲一样。

  “哇,漂亮国人!”慕楚凛顿时两眼放光。殷韵娅轻轻弹了慕楚凛一个脑瓜崩“之前巡演不也见过美国人吗?怎么这么激动”。“就是就是”江萧在一旁附和。“不一样嘛,上次又没这么近距离接触过”慕楚凛假装吃痛的捂了捂脑袋。

  “好了好了,这个是键盘手慕楚凛,贝斯手殷韵娅,鼓手江萧主唱楚嘉致,那边那个是我朋友顾圣垩一个中古店老板”趁着他们打闹的时间魏鹤轩给白城咲介绍这乐队的人。短暂的中场时间很快过去了。

  “哥那我们先回了”白城咲准备叫上顾圣垩走。

  “拜拜,小心点音乐节人很多的”魏鹤轩转身刚准备回去。顾圣垩停下了回现场的脚步“白城咲………你朋友呢”

  “……………”

  “……………”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打开手机才看到有几个未接来电和Svick的信息轰炸白城咲才知道自己把手机静了音就连振动都没开。

  “…………Hello……Svick”

  "I   F  U  C  K      Y  O  U!!!!!Where the fuck are you?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Ha?Do you know that I have been look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我**你!!!!你**的在那里?你**的在干什么?哈?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

  "Sorry……(对不起"

  “噗………对不起”看得出来顾圣岚又在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明显他失败了

  "Where    the   fuck  are  you!!!!(你**的在哪?"听到出来Svick吼的撕心裂肺

  "I… I …I …will see you now(我马上就来找你"白城咲有些惭愧的加快了脚步。

  "Now!!!!!!!!!!(就现在!"真的很撕心裂肺

  "Okay okay now now(好好好现在现在。别笑了,走"白城咲挂了电话招呼上顾圣垩就走。

  等白城咲和顾圣垩找到Svick已经不想说话了。

  "Bro ,I really didn't mean to(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白城咲真的很努力在忏悔。当然,顾圣垩憋笑的也很痛苦。

  "Don't worry(没事"Svick趴在围栏上回复白城咲。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埋葬暮冬.第一章

      中古店里放着eve乐队的歌,顾圣岚正在一件件试着手中的衣服。今天是他弟弟出狱的日子。他弟弟前几年因为抢劫进监狱关了三年半,顾圣垩因为抢劫进了监狱。顾圣垩是夏天进的监狱,出来时已经是冬天了。    


        顾圣岚换好衣服锁上店门就赶往了地铁站。去监狱的路他已经很熟悉了,每月一次的探监机会顾圣岚每次都回去。


       时间刚好,顾圣岚刚到就看到顾圣垩穿着短袖出来。刺骨的风吹在顾圣垩的胳膊上,他深吸了一口气。外面的空气和里面就是不一样,他这么想。顾圣岚跑过来将自己的大衣披在顾圣垩的身上。


       顾圣岚歪了一下头示意顾圣垩“走吧”


“嗯”。一路上两个人聊着天顾圣岚一直给顾圣垩讲着这些年的变化。将半小时讲不完的话都吐了出来。三年时代的快速发展让顾圣垩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好像他衣服的款式一样落后。


        顾圣岚的父亲去世的早,母亲也在顾圣垩进监狱后就和父亲一样离开了。顾圣岚便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因为弟弟回来了顾圣岚也退了房子和弟弟一起搬回去。期间魏鹤轩还和他聊着魏鹤轩美国的表弟。


        长期没人居住,家具不免落了一些灰。打扫时顾圣岚还被呛了一下。两人从上午收拾到晚上,期间还去看了一眼顾圣岚的中古店。


        顾圣垩在店里绕了几圈“为什么每个衣服吊牌上还有一个信封?”顾圣岚停下正在收拾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从别人那买来的衣服,信封了都是他们的故事。买到这件衣服的人就能看到衣服原主人的故事”


        收拾完东西都两人都已经很累了。躺在刚铺好的床//上。顾圣岚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以后你就在我店里帮忙吧”


        “嗯”


         顾圣岚慢慢的靠过去在他的脸上蹭了蹭。顾圣垩没有说话抱着顾圣岚的手紧了紧。


         第二天顾圣垩可以说是被饿醒的。厨房里传出面包的香气。顾圣垩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这样的香气了。他走到厨房,顾圣岚刚把烤箱里的面包拿出来“你终于起来了?”顾圣垩伸了个懒腰,走过去靠在冰箱上看着顾圣岚将面包一个个装进包装袋里“尝一尝?”顾圣岚拿起一个刚好好的面包递给顾圣垩。刚出来的面包还冒着热气,面包里的巧克力甜的恰到好处“怎样?”“好%#&^*吃”流出来的巧克力有些烫让顾圣垩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小心点”顾圣岚边说边递过去一张纸“擦一擦”。


        两个人磨磨蹭蹭等打开店门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正值周末街上的人不少,一家中古店在这条街上还是蛮显眼的即使是中午店里人也不少。面包的香气,墙上的复古挂件以及唱片机上放着的英伦音乐在配上中午温暖的阳光让人不免想多停留一会儿。


        “您好可以和张影吗”一个声音从旁边传过来。顾圣岚抬起头笑了一下“当然可以”顾圣垩听到声音从衣架后面探出头来“???”听到身后的动静哪个想要合影的女生回头看了过去。那个女生先是愣了一下又说“我可以给你们两个拍照吗!!”


        顾圣岚无奈的说“当然”顾圣垩也疑惑的点了点头。“谢谢!!”拍完照女生买了一件衬衫就走了。顾圣岚和顾圣垩也没有太在意。直到第二天店里来了很多人“哥,这里一直有这么多人吗……”“平时不是这样的……”两人好不容易闲下来才说了这么几句话就又忙了起来。直到关店后,顾圣岚看手机才知道那天哪个女生把他们的照片发到了社交平台上。顾圣岚的店直接成了网红打卡店。


        “哇,帅哥请和我结婚”


        “听说店主还敲温柔的捏(*゚∀゚)”


         “贴贴!贴贴!”


          顾圣岚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的评论。想着以后的平稳生活“以后咱们去天津吧”顾圣岚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嗯,明年,明年秋天”


  繁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过年,顾圣岚早早关了店门,跨年夜的市中心仍然


繁荣。人们在大屏幕下倒数着新年的来临。


  “3”


  “2”


  “1”


  “0”


  人们的欢呼声震耳欲聋,顾圣垩也在零点的时候在顾圣岚的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一点以后街道上仍有很多人,但没有刚刚那么繁荣了,顾圣岚和顾圣垩回到店里,准备收个尾就回家。顾圣垩在店里转了一圈看到有几件婚纱。在最中间放着一件相当朴素的婚纱,是那种放到其他地方绝对不会被注意到的。顾圣岚拿起那条裙子看了一眼吊牌“婚纱?”那条婚纱极其普通,与其说是婚纱更像是一条白裙一字肩的上部,下裙也没有什么装饰。如果不是它挂在两条华丽的婚纱中间顾圣垩甚至无法注意到它。“嗯”。那条婚纱很奇怪胸围很小而且没有胸垫。顾圣岚正站在试衣镜前天,顾圣垩拿着那件“奇怪”的婚纱走到顾圣岚身后。

    缓缓的抱住了顾圣岚,顾圣垩将手中的婚纱举在顾圣岚的身前。长度正合适,“我想看你穿”顾圣垩将头埋在顾圣岚的颈窝上。“不行,我穿了让那些女孩子怎么试,嗯?”顾圣岚安慰似的摸了摸顾圣垩的头,半长的头发有些扎人,顾圣岚的脖子痒痒的。“那我想看这个故事”顾圣垩又那起那个吊牌。“不行,信封得买了的人才能拆”顾圣岚有将吊牌放进衣服里。

  “那我买下来”

  “你哪来的钱?就想买婚纱”

  “工资,我工作这么久,你还没给我钱呢”

  “……唉,你这算盘打的我都听到了”顾圣垩软磨硬泡半天。没办法,最后顾圣岚还是换了那套婚纱。半晌过后,顾圣岚有些尴尬的走出来“你能帮我拉下拉链吗……”

  拉链拉上之后,顾圣岚又回到试衣镜前。那件婚纱在顾圣岚身上十分合适,就像量身定做的一样。

  顾圣垩像一个英国绅士一样向顾圣垩发出邀请“您愿意与我共舞吗”

  顾圣岚作为回应把手搭在顾圣垩的手上“噗,没有音乐也太怪了吧”

  “Hello  everyone我们是eve。今天的这场演出是我们之前答应的突击live.OK OK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你们的爱情长长久久《爱人错过》”突然想起的声音在两人的意料之外。

  跨年夜。刚刚有些安静的街道再次热闹起来,没有开灯的中古店里有两个人翩翩起舞。好像此时只有他们两个。

《close to you》第三章•好耶!音乐节

        白城咲的手机响了,是苹果手机经典的闹钟铃声。白城咲趴在床//上摸索这手机的位置,突然铃声停止了。白城咲抬头一看,魏鹤轩穿着围裙站在床边拿着手机看着自己。

       魏:“起床吧再不起我都要上班了”

       白:“嗯………”

       听到白城咲的回答魏鹤轩就回到了厨房,白城咲翻了个身爬了起来看着地懵了一会儿就去洗漱了。洗完漱收拾了一下头发就迷迷糊糊坐会了座位上,刚拿起手机就收到了美国朋友的短信。

       Svick:"Bro, do you know the latest music festival in China?(兄弟,你知道最近中国的的音乐节吗"

       白:"No(不知道"

       Svick:"Come on, bro, I want to go to this music festival in a few days(别这样,兄弟,我过几天想去这个看这个音乐节"Can you pick me up?(你能接应我一下吗"

        白:"Certainly(当然"

        Svick:"Thank you, my best friend(谢谢你,我最好的朋友"

        白:"😀😀😀"

        白城咲放下手机没多久魏鹤轩就拿着早餐出来了。

         魏:“城咲,我过几天有个音乐节,乐手可以留几张预留票,你去不去”

         白:“都可以,我朋友也想叫我去音乐节……等等,哥,你还玩乐队???”听到这里白城咲清醒不少,白城咲知道魏鹤轩弹电吉他但并不知道魏鹤轩玩乐队。 

         魏:“嗯,我不止玩乐队我们还要演出”

        白:“哥,那你能帮我朋友留一张票吗”白城咲合住双手向魏鹤轩说“哥 哥 哥 哥 哥… ”

        魏:“行行行行,今天晚上我下了班要和乐队的排练,你要是饿了就点个外卖”

        白:“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٩( ๑╹ ꇴ╹)۶”

        吃完饭后魏鹤轩就走了。白城咲也打开手机信息。

        白:"Have you bought the ticket yet(你买票了吗"

        Svick:"No,What?(没有,怎么?"

        白:"My brother is a member of the show. You can buy no tickets(我哥是演出成员,你可以不买票"

       Svick:"Really??(真的吗??"

       白:"yeah(对"

       Svick:"That's great(那可太棒了"

       白:"yeah(对"

       出了门的魏鹤轩看到了准备上班的顾恋瑶。

        魏:“上班吗?”

        顾:“废话,呦,话说你怎么还拿着吉他呢,怎么的准备拓展新业务去手术室演出呀?”

        魏:“…………我下午要排练,把琴放车里方便一些。话说,你和你女朋友怎么样了”两人边聊天边往电梯哪走

        “…………”顾恋瑶沉默一会,好小子还带报复人的“还好吧……不过她最近有音乐节演出,她给了我一张票”

       “那挺好的,能看对象的演出”魏鹤轩边说边往电梯里走,走上电梯以后开始回想音乐节演出的乐队。

        顾:“唉,好是好但我不是很懂音乐啊”

        魏:“想去就去呗,音乐节又没规定不让不懂的人去”

        顾:“唉,好吧”话音落下电梯也到了地下车库。

        顾:“那我先走了”

        魏:“拜拜”

        魏鹤轩把吉他放进后备箱后开车到了医院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中午有了短暂的休息下午继续干活。到了下午5:30魏鹤轩下班直接把车开到了排练室。魏鹤轩熟练的上了楼,和老板打了个招呼就进了门。

       魏鹤轩打开门就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鼓手。

       魏:“江萧,其他人呢”

       江:“贝斯去买水去了,键盘晚来一会儿,主唱的话……我不知道”

       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贝斯手回来了。

      殷韵娅 :“来了?”

       魏:“嗯”

       魏鹤轩看了一眼于殷韵娅的表情,说:“你怎么也愁眉苦脸的?”

        “什么叫也?”殷韵娅先疑惑了一下说“我给了我女朋友一张音乐节的票,但我怕她不来。怎么,你有办法?”

       魏:“???”这回换魏鹤轩疑惑了

        殷:“怎么了?怎么这么震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魏:“………没事”

        殷:“???? ”

        殷韵娅刚想说什么,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慕楚凛:“你们怎么到这么早?我是最后一个吗”

        江:“不是,主唱还没来”

        慕:“他又迟到了?”

        江:“他什么时候早到过”

        慕:“也是,没有过”

        江萧看了一眼慕楚凛:“哟,又和对象约会去了?”

        “怎么,羡不羡慕,我有对象,你  没  有  ,是谁没有对象呀?我怎么不知道呀?韵娅,你知道吗”慕楚凛边整理键盘的连设备边打趣。

         正在喝水的魏鹤轩呛了一下“噗……咳咳咳咳”殷楚娅拍了拍魏鹤轩的背。

         江:“…………算了,主唱呢?”

         殷:“我还是联系一下他吧,说不定忘了”说着队里最靠谱的殷韵娅给主唱打了个电话,打了好久对方才接的电话。

        楚嘉致困难的从床缝里把手机掏出来“……喂……殷姐,干嘛呀”男人刚醒来,声音含糊不清。

        殷:“你怎么还没来,今天排练”

        楚:“咱们不是明天排练吗………”

        殷:“楚嘉致,睁大你的*眼好好看看日历”

        楚嘉致才想起来上次聚餐大家按着他的头用楚嘉致的手机设置了好几个闹钟,还在日历上特地标注了一下。楚嘉致沉默了一下慢悠悠的打开日历和闹钟。

  “艹”

        殷韵娅看了一眼江萧“我劝你十分钟内过来,江萧的脸已经黑了………”

         “好……”楚嘉致匆忙洗漱套上衣服就冲下楼,开车一路飙到排练室。爬楼梯?笑死,他几乎是飞上去的。

       楚嘉致推开门,因为跑太快扶门踉跄了一下“好的,朋友们我来了……”

       江:“呦,有进展,8分37秒比上次快了半分钟”

       “嘿嘿嘿……”没办法楚嘉致只好把求助的眼光望向殷韵娅。但回应他的只有殷韵娅无奈的耸肩和……一个摊手。

        魏鹤轩叹了口气“好了,大家开始排练吧……”

        楚嘉致内心os:魏鹤轩你是我的神

        排练可以说是非常顺利。晚上魏鹤轩回到家就看到自家弟弟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魏:“怎么还没睡呢?”

        白:“这才几点,我和同学还时常一起喝到凌晨牛”

        魏:“熬夜对身体不好”

        白:“这也不晚啊”

        两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哥,你吃饭了吗”

        魏:“没有,怎么了吗”

        白:“我也没有”

        魏:“你怎么不吃”

        白城咲慵懒的趴在沙发上“我不饿”

        魏: “………行吧。明天周末我要去一趟场地看一眼”

        白城咲顿时两眼一亮:“哥,能带上我吗”

        魏:“不一定”

        白城咲抱住魏鹤轩的胳膊:“哥,我想去,哥 哥 哥 哥 哥 g…”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就被魏鹤轩打断“我问问,问问”

       白:“好耶,音乐节好耶”

       魏:“你是小孩吗?”

       几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到了演出那天魏鹤轩把工作证挂在白城咲的脖子上又拍了拍他的头“你拿上这个就不用排队进场了,外面太热了”

        白:“哥哥,我期待你的演出呦”

        “gun///蛋”说完魏鹤轩转身进了化妆间。

《close to you》第二章•睡觉

  下午两个人从超市采购完之后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到家中。

        魏:“太累了,怎么能买这么多东西,你来的第一天就要掏空我的钱包啊”魏鹤轩打趣道。虽然买了很多东西对于魏鹤轩的收入来说花的并不多,但由于魏鹤轩是独居而且工作繁忙,几乎没有买过怎么多东西。

       白:“略,这不是没办法吗~。哥,以后我就交给你了”白城咲吐了下舌头。

       魏:“好好说话,说的和你要嫁给我一样”

       白:“哥,既然我们东西都买全了你能带我熟悉一下这里吗,我不想把大把时间花在找路上”

       魏鹤轩本来是不想出门的但一想到以后这个小子不用麻烦自己便带白城咲下了楼。

       “看这是商业街,这是xx公司办公楼,这是商场”魏鹤轩认认真真的将每一个位置讲给了白城咲听,白城咲也好听的仔仔细细,只不过有点瞌睡而已。但他在听到魏鹤轩讲到商场的时候瞬间清醒了。

        白:“哥,我们去商场转一转吧”

        魏:“啥?你不刚从商场出来吗”

        白:“诶呀,目的不一样,走嘛走嘛honey”

        魏:“行行行,走走走”

       白:“mua~thank you darling”

       魏:“我告过你了好好说话”

       ………………

       逛商场的时间飞快回家时已经不早了,白城咲回家时还拿了几个从抓娃娃机里抓出来的娃娃。

       两个回到家把买回来的收拾了一下,便睡下了。

        第二天白城咲起的很早,听到厨房有声音便走进了厨房。刚到门口姐闻到了香气,白城咲推开门看着真在做饭的魏鹤轩发呆。看来刚睡醒的脑子确实不太好用。魏鹤轩叫了他好几遍才反应过来。

       魏:“你洗漱了吗,洗了就来吃早饭”

       白:“………没有”

       魏:“那你就快去左边是冷水右边是热水,小心别烫着了”

       白:“嗯………”

       洗漱完白城咲坐到座位上顶着自己乱糟糟的金色长发吃早饭。

        魏:“呦,美国佬怎么没打理你的头发,嗯?”

        白:“…………我想睡觉”

        魏:“是时差没倒过来吗”

        白城咲点了点头。

        魏:“行吧行吧,我一会儿要上班你在家里呆的就行,我五点半下班,你也没钥匙,小心出的去回不来的”

       白:“嗯…………”

       魏:“………………唉,我还是别期待它出去了”魏鹤轩叹了口气“我走了哈”

       白:“嗯…………”

       魏鹤轩走了之后白城咲又躺到了沙发上抱着靠垫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了。这一觉睡的白城咲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与其说睡到自然醒不如说他是被饿醒的,虽然吃过早饭了但中午什么都没吃还是有亿些饿。白城咲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来到厨房觅食,但真的,什么速食食品都没有。虽然有菜,但他什么都不会做。

       白:“这哥饮食这么健康的吗?”

      在厨房翻找完的白城咲有来到客厅看着桌子上没打开的薯片想了一会,还是拆了。吃完薯片,白城咲简单收拾了一下躺回了床上,但这回他睡不着了,其实他在这个房间睡了一晚上但从来没有看过这个房间的摆设。琳琅满目的乐器,吉他都被精致的放进了防潮箱里,线收拾的整整齐齐,拨片收纳在一个盒子里盒子粘在防潮箱的一边。白城咲想看一眼哪个箱子但手碰上去的那一刻他又把手收了回来。没事干白城咲刷了一会手机,看了一眼表哥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白城咲从床上站起来开始绕着房间溜达。家具虽然都是简约风但乐器却几乎填满了家中的空隙转悠没多久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白城咲晃晃悠悠走到门口,

     咔哒,门开了。魏鹤轩看到白城咲先是愣了一下问:“你居然醒着?没补觉吗”。白城咲靠着墙慵懒的说“睡了刚起来”

       两人吃了饭已经是八点左右了,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魏:“你要冲澡吗,凉快一点”

       白:“嗯”

       魏:“一会还是现在”

      白:“现在吧”白城咲说完就往起站。

      魏:“毛巾浴巾什么的都在你衣柜里,卫生间有洗澡穿的拖鞋,左边冷水右边热水,沐浴露什么的都在浴室旁边的架子上”说完魏鹤轩想“着小今天相比昨天怎么这么正常”

       白:“好谢谢你honey,mua~”说完还来了个飞吻,白城咲说完就关上了浴室门。

       魏:“…………”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其他的不说,白城咲冲澡是真的很快。白城咲裹着毛巾出来,他也和普通的男人一样只裹住了男人的重要部位,索性魏鹤轩买的毛巾够大,挡的严严实实的。

       魏:“……………你…浴巾呢…?”

       白:“没拿,太麻烦了。而且这样能让你看到我在美利坚练出来的身姿,怎么样”

        魏:“赶紧吹头发然后睡觉去,我要冲澡了”

        白:“okk”

        答应完魏鹤轩之后白城咲直接躺在了床上,并未擦干的水渍沾在床上,有那么一咻咻的涩涩。白城咲把被子一扯盖在身上就开始看Tiktok。

        魏鹤轩冲完澡出来就看到自己的表弟在看手机,走过去给他弹了一个脑瓜崩。白城咲吃痛倒吸了一口凉气。

       魏:“怎么还看睡觉呢”

       白:“我睡不着 ”

       魏:“你看手机能睡得着就怪了”

       白:“可是我今天睡了好久诶”白城咲思考一会,用手撑起脑袋看着魏鹤轩说“哥,你给我弹个吉他吧”

        魏鹤轩思考了一会儿“行,你想听什么”

        白:“什么都行”

        魏:“行吧”说着魏鹤轩转身从防潮箱里拿起那把唯一的木吉他。 调了一下音,想了一下就开始了只为一人的演奏。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Everytime you are near?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男人柔和的嗓音进入少年的耳朵也拨动着少年的心弦。   

 "Why do stars fall down from the sky

            Everytime you walk by?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木吉他干净古典的原声配上男人温柔清晰的歌声让人沉醉。

     "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The angels got together

And decided to create a dream come             

                         true

So they sprinkled moon dust in your                 

                  hair of gold

   And star light in your eyes of blue

     That is why all the girls in town

           Follow you, all around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间奏的时候男人看向少年,无意间对上了少年的眼睛,黄色的头发和黑色的眼睛此刻在这个混血少年的身上显得十分和谐。

       一首歌的时间过得十分的快。

       魏:“行了歌唱完了,小男孩也该睡觉了,感觉睡吧”

       白城咲明显还沉浸在刚刚的歌声中“嗯……”

       “行了睡吧”魏鹤轩边吧吉他放回原位便说道。“晚安”魏鹤轩说完就关了灯。

       “晚安”白城咲把被子蒙到头上说

《close to you》第一章•初遇

  

  “啊!!!!!!!!为什么???”魏鹤轩的声音响彻整个楼层    

        “为什么他要来我家”他疑惑的问着电话那头的女人。  

         “哎呀,轩轩我和他爸现在不在国内。你先帮忙照看一下他等我们回来就把他接回去,挂了昂跨国电话很贵的哟”电话那头的女人慢慢的说到

       “可是………”还没等魏鹤轩说完那头的女人便挂了电话。其实魏鹤轩和白城咲上次见面还是很小的时候,虽然是一家人但两个人也不是很熟。

        魏鹤轩躺回他乱糟糟的沙发看着他姨妈发来的消息叹了口气。

        信息中写着:轩轩,你表弟要从美国回来了我和你姨丈还在法国 暂时不能接你表弟你到时候去机场接一下你表弟他是6月27日上午9:30到A市的机场要记住哟~~ヾ ^_^♪

        魏鹤轩心中一顿沉默,关闭手机想着只小了他四五岁表弟嘴中不断重复“6月27日……上午……A市机场”他正想定个闹钟正好看到姨妈发来的表弟的照片“卧////槽…真帅”但立马又打消心中想法。

        魏鹤轩看了照片一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想收拾一下自己的房间,不幸的是他起快了又两眼一黑座回了沙发上“就我这怎么照顾人啊”

         其实魏鹤轩的家并不乱,但表弟来了至少要收拾出一个房间来让表弟住。

        魏鹤轩是个医生但他还有个乐队。乐队不是很出名但还是可以接到商演的。平时的生活忙又不忙,没事的时候还会和乐队的成员出去聚餐喝酒。

        魏鹤轩是独居但房间并不是很乱,只有客厅乱一些。沙发上放着外套和零散的拨片,沙发对面是一个大电视,电视和沙发中间还有个茶几,茶几上放着没有打开的可乐,没有打开的薯片和一个变调夹,没有水的水杯。电视柜上放着一个无印风的收纳盒里面放着各种遥控器。电视柜旁边有一个马歇尔音箱,音箱上有很多线,线的另一头在一把架起的黑色的Fender下面停下,线的另一头并没有插在琴上。

        魏鹤轩重新慢慢的站起来开始收拾客厅将刚刚东西放回它的原位。最麻烦是是电吉他的东西,他的卧室已经放不下怎么多东西。斟酌片刻他还是选择将东西留在了客厅只不过将拨片,调音器变调夹……一系列的东西放回了客卧只不过遗漏了一个在沙发缝里的拨片,哪是一个非常漂亮的Ibanez的透明底色加上蓝色的晕染上面还有一些为了防滑刻上去的刀痕。那是魏鹤轩非常喜欢的一个拨片,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进//去。

        魏鹤轩的家有两间卧室。

        一间主卧,一间客卧。他自己住在主卧,客卧一般是队员喝醉回不去时让队员住。当然客卧一定程度上还放了魏鹤轩不少东西。不喜欢了的吉他背带,琴弦,刚收拾过去的变调夹和调音器,一大盒拨片,一个吉他防潮箱,箱子里面装着一把木吉他,一把黑色的Fender,一把黑色的Ibanez和一把白色的贝斯箱子的旁边还放着一把罗兰战斧,看都出来琴的主人很爱护它但由于长期没人使用不可避免的落了一些灰。

        魏鹤轩无奈的看了一眼那些乐队的东西犹豫一会儿还是让它们留在了客卧。

        魏鹤轩的家并不小但住两个人的话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魏鹤轩收拾完回到了他最喜欢的沙发上思考这还没准备的东西“东西收拾了收拾,客房……也算收拾出来了吧,日用品等他到了再买吧…”魏鹤轩看时间还早想出门给他的表弟买个礼物便鬼使神差出了门。他开车来到A市市中心最大的商场逛了半天最后选择了Gucci的灵蛇戒指。说实话魏鹤轩在第一眼看到这个戒指的时候就想到了白城咲。想都没想就拿去结了帐。魏鹤轩的工资并不少,但他不是很经常买奢侈品。但不得不说买奢侈品确实会上瘾。不长的时间内魏鹤轩已经逛了很多家奢侈品店了。

        晚上魏鹤轩洗澡后躺在床上看着微信上姨妈发来的表弟的照片发呆,他看了一会又多订了几个闹钟之后关了手机,给手机充上电后。看着天花板发呆看着看着手就不知不觉摸到了左手因为长时间弹吉他儿摩出的茧子,魏鹤轩本来不是很在意,正准备睡觉时裂开的茧子挂到了被子“嘶……”他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办法他又起来给手上抹了一下护手霜,思考半天还是将护手霜放在了床头。想着明天还要去机场去接人个便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魏鹤轩早早起床。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起的比闹钟还要早一些。他慢悠悠的洗漱还难见的细细收拾了一个发型,搭配了一些饰品 拿起了给白城咲准备的见面礼物,深吸了一口气出了门。

        没想到刚出门就碰到要出门逛街的邻居顾恋瑶,同科室的一个女护士。(*如果你认为顾护士喜欢魏鹤轩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她是一个深度腐女而且她还喜欢漂亮姐姐,没错她是通讯录)

        “呦呦呦打扮这么好看干什么呀,难不成要见对象?”顾恋瑶八卦的说到。

         “………我要去机场接我的表弟”魏鹤轩回答道。他已经习惯了顾护士的每日八卦。

        “哇哇哇!!!魏鹤轩我就知道你深藏不露呀”顾恋瑶又说。

        “无语,话说你打扮这么好看不会要去见你女朋友吧”魏鹤轩赶紧转移话题。

         “当然了,我和你说她真的超级帅还是个女贝斯手下个月还有演出,她还要请我去了,她真的超级帅………”。

        “好好好,打住打住我知道她有多帅了电梯来了我要走了,我可不能让我弟在机场等我”魏鹤轩赶紧结束了话题。

         刚好这时电梯门开了魏鹤轩赶紧做出电梯说了一句“拜拜,祝你约会愉快”

         “You too,拜拜”顾恋瑶高兴的回答

        魏鹤轩开车到达了机场9:06因为到的很早他便在机场溜达,机场开了不少的商店买什么的都有。看到便利店又进去买了两杯水在看表9:24快到时间了他就去下飞机的地方去接白城咲。魏鹤轩一直等等等,等到白城咲航班的下了飞机也没有看到白城咲。就在魏鹤轩刚准备用手机联系他时有一张脸凑了过来,他和魏鹤轩的脸脸靠的非常近差一点就要亲上了。吓的魏鹤轩赶紧抬头。

        “你是……魏鹤轩,我的表哥吧”一张帅气的脸印入眼帘,混血的皮肤不是很白,左眼下还有一颗痣,微长的黄色卷发后面扎了一个小辫子。

       “嗯,白城咲对吧。以后的两个月也许你要在我家度过了”魏鹤轩冷静的回答道。

        “这是给你的见面礼物还有给你的水,做了挺久的飞机了喝点水吧”魏鹤轩将精致的袋子和水递给白城咲。

        “还有礼物呐”白城咲回复道。

        上车以后白城咲几乎是第一时间拆开了那个紧致的盒子里面放着一个蛇的戒指,戒指上的仿古纹银深得少年的心。

        虽然是漂亮的戒指但少年还是笑了出来“嗤…有谁见面礼会送戒指呀,你是在向我求婚吗,哥哥”这个哥哥说的格外的重,像调情一样。

        魏鹤轩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要说这有的没的,好好说话。你带日用品了吗,没有的话我和你一起去买”

        “em……洗漱用品的话我都有点其他的我没有”白城咲难道正经的回复他。

         魏:“举个例子”

         白:“像水杯,餐具拖鞋什么的都没有”

         魏:“…………这不就是什么都没有吗???一会儿先回家还是先去买东西?”

        白:“我想先回家”

        魏:“行”

        魏鹤轩将车开回家中的地下室,和白城咲把行李提回家。

        将行李放好之后魏鹤轩带白城咲看了一遍屋子的铺设,看到白城咲的房间时。

        白:哟 哥,你还玩乐队呐。

        魏:嗯

        白:哥,你是吉他手吧。这么多东西都放我房间,你放心吗?说完白城咲还挑了个眉。

       魏:……废话。

       白城咲转身的时候看到了吉他防潮箱旁边的罗兰战斧。

       白:哇!这不是罗兰战斧吗。哥,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魏:玩乐队有这东西不正常吗?魏鹤轩一边拿琴一边说。

       白:不不不,哥,你不是吉他手吗?

       魏:吉他手规定我不能玩键盘了吗?魏鹤轩一边说一边接好了设备。

       白:没有,能给我看看吗。

       魏:给。

       白城咲接过魏鹤轩递给他的琴,将背带背好。简单的来了一小段solo之后期待的抬头看着魏鹤轩。

        魏:你…键盘…,你什么时候会的?

        白:嘻嘻(♡˙︶˙♡),这不重要,走吧我们一起去买日用品吧。白城咲一边吧魏鹤轩往出推一边说着。

        魏:行吧,不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白:诶呀诶呀,不重要,咱们走吧。

我的爱人死了

  背景设定在欧洲中世纪,文笔不是很好,轻喷(´;︵;`)。个人感觉有些跑题

  BL

  



        “我的爱人死了,死在了他至爱的舞台上” 

        刺眼的灯光照在舞台上的小丑走完钢丝,并没有得到观众的掌声和尖叫,人们已经厌倦了一成不变的小丑表演,人们更加期待下一个魔术师表演的新魔术。按照常理我的小丑先生应当从高台上跳下做几个高难度动作然后跳进一个水池最后谢礼下台,将后面的时间留给马戏团特地请来的大魔术师,也就是我。小丑将走钢丝的道具放在平台上,走回来钢丝中间。台下没有水池, 人们正期待小丑要做什么创新性的节目。但他只是站在在钢丝中间给观众谢完礼之后向后跳了下去。 

        没错,跳了下去。没有任何防护,没有缓冲网,没有水池。巨大的声音吓到了小孩子,大人赶紧捂住了自己和孩子的眼睛,溅出的血液甚至溅到了前排小姐的裙子上。一瞬间恐惧和慌乱充满了人们的内心。包括我但我冷静过后是愤怒,我冲到后台找到这里的“爸爸”我揪住他的领子质问他在干什么。

       “哈哈,他的命能值几个钱,只会一成不变的小丑表演还会干什么,我找只狗的比他强,这个最后的表演才实现了他那微弱价值”……我直接愣在了原地。

        “行了行了,我一会儿让那群垃圾把场地收拾了,你也带好你的面具一会表演”。“爸爸”挥了挥手表示让我离开,我麻木的走出了后台看着马戏团的人将我昔日爱人的尸体搬出来时,我的世界仿佛没有了颜色。

        随着主持人的控场,台下又恢复了马戏团日常的快乐,主持人下台时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调整了一下领结像平时一样走上台,表演了我的拿手节目。随着原定最后一个节目的结束,我用魔术锁上所以可以逃生的门,包括后台。我利用最拿手的火焰魔术,点燃了幕布。刹那间马戏团变成了火海,我趁这人们慌乱之际来到后台抱着我爱人的尸体等待着死亡的降临。